Chinese (Traditional) Chinese (Simplified) English Japanese

◎談維護作者權利 作者:潘文良

    ◎談維護作者權利

                   ○潘文良 撰

  摺紙,是阿文的興趣之一,雖然,由於用心、用力地,投入於其它「志業」之中(整編開放授權的《漢文字詞海、臺語字詞海》),已經好長一段時間,沒再動手、動腦創作,但摺紙,依然會是阿文一輩子的興趣。
  在臉書社群「Origami Taiwan 摺紙台灣」中,見到有摺友們,因為創作者不受尊重,作品未經授權同意,即被公開展示、公開教學,而產生爭論之事件,不覺心有慼慼焉,亦頗多感觸,故想來談些話題,說點個人經驗、意見,以供摺友們參考!
 
  創作,是一種傷腦筋、耗精神,過程費時,勞心乃至勞力的活動;然而,創作有成,隨之而來的喜悅與成就感,會吸引人,不斷地,投入創作的行為。
  創作品,則增添、豐富了,世間文化、藝術、生活的色彩。
  國家設置「著作權法」(智智財產權),來維護作者(創作者)的權利;
著作權,是自動賦予的一種權利,在創作品完成時,即擁有著作權——不必向誰申請、不必向誰報備或註冊;而聲不聲明,不影響其著作權之存在與否。
  創作者,有權決定‥自己的作品,要不要標示姓名、要標示何名(本名、筆名、藝名等)、要不要發表、要不要公開傳輸、要不要公開展示;乃至作品展示時,讓不讓人拍照、攝影,他人也當尊重作者意願。
  (好啦!就別拽文了吧!)
 
  摺紙創作人,如何維護自己的權利(著作權)呢?
  當你有所創時,當然,你可以選擇「孤芳自賞、獨個珍藏」,永遠不發表作品——發不發表,是你的權利。
  但發表的好處是‥向世人宣示你作品的著作權——雖然,你宣不宣示、聲不聲明,無礙於你作品著作權的存在與否。
  但想‥雖然機率很低,不過,倘若有人的創作品,很不巧地,居然跟你的創作品,一模一樣,而他先你發表了,那你可就「啞巴吃黃連——有苦說不出」啦!
(或許是你的朋友,到你家去,看了你的作品,因為摺紙功夫厲害,回家就自己摺出來了,而知你向來不發表作品,那他就先發表,將著作權,據為己有——
別以為世間,不會有這種小人存在哪!盜名欺世者,多矣!)

  現在,數位相機、智慧手機,這麼方便,網路這麼方便,拍張照,上網去秀一下,多容易啊!
  照片的一角,最好在不妨礙瞻觀的空白處(有的人,不欲令他人使用該圖片,會用上大大的標示,字都貼在圖案上,或用個大大的浮水印,實在破壞畫面,挺難看的),用與底色對比的顏色,清楚地,標示創作者姓名、創作日期(年月日都標上)——
當然,標不標示,也是你的權利。只是‥
欲得人重,須先自重——
想要他人重視自己的權利,須自己先重視本身的權利。
但想‥若不標示,則恐被誤會,此為他人之作品照。
若被他人,任意轉貼,你未加標示,久而久之,要證明原作者是誰,可就有得爭啦!
倘有小人,把你的作品破解了,先繪製摺圖、製作影片,變成是他的創作,那你又有得「委屈」了——可別預設‥人人都是君子。
(若你仿摺了他人的作品,拍照上傳,不標示原作者姓名的話,
 別人也不免會誤認為,那是貼圖者的創作品——尤其你本身也是創作者的話。)

 
  原作品,也得在作品裡面(別在表面,有礙瞻觀),標記姓名、創作日期,至少摺兩三個,以後要是忘了怎麼摺時,才好拆一個來看看。 (繪畫、書法、寫文章等等,標記日期,積年累月之後,就可以日期當中,看到自己的「學習成長過程」啦!)
  再來,就是將自己的創作品,繪製摺圖(摺紙步驟圖,至少也畫張摺紙展開圖吧),一來,容易保存、流傳(留傳);二來,得以與摺友們分享;三來,這也是在宣示,自己創作品的著作權。
  不會的用電腦程式繪圖,那就學吧!懶得學,用相機拍攝每個步驟,也是可以的;或用攝影記錄,製成教學影片,比較容易,方便快速。
  無論是摺圖、展開圖、教學影片,最好還是標示創作者姓名、創作日期,乃至記錄一下,創作時的構思、想法、過程、心得等等。
  當創作品有很多時,則可以考慮,集結成冊,出摺紙書——
  經濟允許的話,可以自費出版,再讓出版社去經銷;或者,現在「快速印刷」,也很方便,一次印個五十、一百本,贈送親朋好友,當作收藏、紀念便罷!
  若有出版社,願意幫你出書、印製、發行,那你就能有些版稅收入——
在簽合約時,要特別注意,自己的權利,不要被出版社給剝奪了!
  譬如‥出版社會要求你,已編列在書中的作品,不得再於其它報刊、雜誌、書籍、網路等發表摺法。這雖有利於書商的發行,卻有損於創作者的權利。
  阿文在出版第一本摺紙書《樂在摺紙中》時(請容許阿文打個廣告吧),合約當中,就有這麼一條‥
    雙方本誠信原則合作,
    此項作品,甲方(作者)不得私自出版,或另交他人出版,
    以維護乙方(出版社)權益。
    乙方若要抽出其中作品,另製成書,須徵得甲方同意。
    (文宣廣告用途,則不在此限。)

  這看來是「合情合理」的事,沒啥不對的。
  阿文就說‥「那萬一,生意不好,一直沒再版,或者出版社,不想再發行了,那我這些作品,豈不是都要被凍結在這裡了?以後我有錢,想自資出版,照自己的意思去編排,那我的《摺紙著作全集》,豈不是要少了這一部分?」
(蓋在編排時,因書中作品,並非全是創作品;阿文想在作品名稱旁,標註「習作、改作、創作」,但老闆認為沒必要——因為是他出錢,也只好讓他作主啦!)
  阿文後來,就在合約最後,給加上了一條‥
「本合約期限為五年。」
  五年之後,出版社仍可印行,作者仍可收版稅——但創作品,則得以再重新編製,而無須徵求出版社「授權同意」。
  說些題外話‥
  出版摺紙書,算是自己人生的一個註腳(結集)、對摺紙藝術界的一個貢獻。
  讓出版社為你出書,你能賺到多少版稅?呵呵!那就看出版社的良心啦!
  阿文的《樂在摺紙中》,出版社授權給大陸的出版社印行,快十年了,就只領了那麼一次版稅。
  朋友出的摺紙書,雖然領了好幾次的版稅,但市面上的書,一直都是「初版一刷」——他一刷,到底印了多少本? 五千本,跟你說三千本;他十刷了,當中有一、二刷,沒告訴你,那他就賺了。
 
  (以下所論,為阿文個人之邏輯推演,對於「著作權協會」的運作方式,還未深入了解,所言所論,僅供參考,或有說錯,敬請見諒,並不吝指正,感恩!)
  現在,有個「摺紙著作權協會」。
  想要加入的摺紙創作人,可也得注意自己的權利——不要被協會給剝奪、操控了。
  以《張學友演唱會,八首歌曲侵權,三主辦單位,被判賠錢》一事件來看——
  張學友在演唱會中,許是盛情難卻,應歌迷要求,而唱了三十多首歌;其中有八首,未取得「音樂著作權協會」之同意,故而三個主辦單位挨告,被判賠償。
  法院判決三被告,賠償音樂著作權協會「九萬零一百九十一元」(人民幣)。
其中,歌曲使用費八萬元,律師費一萬元,交通費一百九十一元。
  而八首侵權的歌曲中,有三首,是張學友本人的創作。
  歌手在演唱會中,唱自己的歌,也得經「音著協」同意才行嗎?
  許是簽約時,沒加「但書」吧!要不然,可也能少罰個三萬元。
  因為‥張學友創作的歌,其著作權,已交由「音著協」代理——
他人欲公開演唱,則須向「音著協」,取得授權同意(付費就可使用)。
  張學友大概也沒想到‥怎麼連唱自己創作的歌,也得經「音著協」同意來的?
 
  這種「著作權協會」的成立或存在,可不是為了推廣什麼藝術的,而是要靠「著作權」的代理,來賺取利益的。
  所以說‥摺紙人,若欲加入「摺紙著作權協會」,聰明的話,可得在合約上,加個「但書」‥
「創作人行使著作權法所定之權利時,不受此合約所限!
 創作人與客戶之間,可不須經由協會代理,直接授受著作權法所定之權利。」

  要不然,哪天,有商家付費邀你個展、現場教學,你很高興地同意了……
  此事因未經「著作權協會」(代理者)同意,於是協會就告上主辦單位(商家),侵犯「公開展示權」,要求賠償——這於「情理道義」,實在說不過去啊!
  或為摺紙大師,作品極具收藏價值,有飯店業者,願意花大錢收購,而置於大廳展示。
  摺紙大師,也當開立「公開展示同意書」,簽名蓋章為憑,好讓購買者,放在展示作品旁,以茲證明。
  要不然,沒同意書的話,哪天被「著作權協會」發現了,以為「有利可圖」了,不免找上買家,「囉嗦」一番。
  (當然,若有「不經代理」的事件,原則上,也當知會「著作權協會」,以避免發生「誤會」。)
 
  至於,所謂的「公開傳輸權」,只要轉載、轉貼者,有標示作者、出處,就大方 一點,即使未經同意,也讓人家去轉吧!(未標示作者出處的,發現後,就留言告知;倘其「惡性不改」,則加「將依法提告」喻之;他要錢多不怕,那再考慮,真的去告他,給他一個「教訓」吧! 所以說‥作品圖片、影片、文章什麼的,還是加上姓名標示的好。)
  因為‥人家是在「免費」,幫你宣傳廣告、打知名度。
  無量就無福、有量就有福;小量有小福、大量有大福。
  台灣漫畫家〈彎彎〉,在她成名之前(只是一個上班族),畫的好些表情圖案什麼的,早就在網路上,被大家給傳瘋了,她也從不去計較,就當作是在為她打知名度;後來,有商家找上了她——她因而終於成為專職漫畫家,其漫畫的周邊商品,也盤據了便利超商、書局的販售架,可真是名利雙收。
 
  著作權,是創作者的權利。
  你若有心於「公益」,則創作品,可採「開放授權」(創用CC授權)方式;
人還活著,也無須提早「聲明‥放棄著作權」——以免世間不肖者,坐收漁翁之利。
(阿文是主張‥「著作權,終止於著作人逝世之時」的。
 著作權,讓創作者,享受一生,也就夠了吧!
 諺云‥「人在人情在、人死人情亡——人死債爛。」
 雖然「父債子還」,是天經地義,
 但要是負債大於遺產時,子女是可以依法,選擇「拋棄繼承」的。)

  有的人,把著作權(創作者自己的權利),看得太重,過度膨脹,見有人侵權時,就很不爽,動不動,就要告人家,索取賠償金,久而久之,竟淪為「著作權流氓」,什麼「藝術修養」都沒了。
  講個名畫家的故事‥
  西班牙大畫家畢卡索,一向對冒充他作品的偽畫,毫不在乎,從不追究,頂多在看到時,把畫上偽造的簽名,給塗掉便罷。
  人問‥「這等損及權利的事,你如何能容忍?」
  畢卡索說‥「我為什麼要小題大作呢?作偽畫的人,不是窮畫家,就是老朋友。我是西班牙人,不能和老朋友為難;而且,那些鑒定真跡的專家,也要吃飯。偽畫如果絕跡,他們的飯碗,不就全都砸了嗎?那些畢卡索偽畫,使得許多人有飯吃,而我,也沒有吃虧啊!」

 
  人生在世,得以創作,別以為‥自己就很了不起;創作很多,就偉大不堪——
真正受人尊敬、愛戴、感佩的,
不是因為你才華高深、不是因為你錢財富有、
不是因為你地位祟高、不是因為你身分榮貴;
不是因為你著作等身、創作難計,成為什麼達人、大師;
而是取決於,你做人處事的「態度、器度、溫度」哪!
  期盼「藝術創作人」,可別當一個‥
「作品會被人比拇指(真成功)、做人卻被人比中指(很失敗)」的創作人啊!
 
                    2015.03.22.日 13:50:25 初稿
 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■相關連結
◇Origami Taiwan 摺紙台灣 3.0
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roups/182704928429334/
◇Origami authors and creators(摺紙著作權協會)
 http://digitalorigami.com/oac/
◇張學友演唱會,八首歌曲侵權,三主辦單位,被判賠錢。(2008.06.10。京華晚報)
 http://news.xinhuanet.com/legal/2008-06/10/content_8337009.htm
◇台灣創用CC計畫
 http://creativecommons.tw/
 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■延伸閱讀
 *藝術是個謊言,但卻是一個,說真話的謊言。——巴勃羅.畢卡索
  畢卡索(西班牙文:Pablo Ruiz Picasso,1881.10.25~1973.4.8,誕生於西班牙地中海邊的馬拉加城〔Malaga〕),是西班牙畫家、雕塑家、版畫家。
  畢卡索於一九○五年的油畫作品《拿著煙斗的男孩》(Boy with the Pipe),二○○四年五月五日,在紐約蘇富比(Sotheby)拍賣會中,以104,168,000美元(約合台幣34億元)的價格結標售出,創下單幅畫作,拍賣的最高金額紀錄(刷新了一九九○年時,〈文生.梵谷〉的一幅畫作:8250萬美元的拍賣紀錄)。
 
◎維基百科>巴勃羅.畢卡索
 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5%B7%B4%E5%8B%83%E7%BE%85%C2%B7%E7%95%A2%E5%8D%A1%E7%B4%A2
 
※本文發表於阿文的臉書
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vun.pan/posts/694754260636166
 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